一个app的前世今生(8)决裂

说起来,我和B两个合作者来自不同的背景,自然从本身出发,推导出一些结论。他是做目的地信息服务媒体的,算是一个旅游行业内部的人,他对旅游行业有深入的观察和思考,他思考的结果是:应该跳出旅游媒体从业人员的惯常想法和手法,用新手段,新兴技术来运营他手上的目的地信息。而我是一个程序员出身的创业者,我因为我的订房背景,对旅游行业则充满了憧憬和幻想,觉得我们也可以进去攒事儿,和赚钱。

这个事情到这里的推进已经没有办法进行下去了。在2年后的今天来回头来看,当时B需要有一个APP媒体成功上线,他拿来说事儿,当这个APP上线后,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时他开始忙于见各色人马,投资人。我是觉得这个东西离见投资人远了去了,要再推进推进到10万用户,有用户愿意交钱了,虽然那个时候未必盈利,然后再看融资的事情。同时我和B在如何往前走的事情上的分歧几乎是不可融合的了。

这就要说一开始B同学提到的气场论了,说一定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手,才能对事情有所控制,在这个事情上B总是感觉这个事情不受他的控制而心有不甘。我个人一直认为,大家听道理,而不是谁气场强听谁的。最终B甚至有一次在电话里和我说:反正谈生意我谈不过你⋯⋯,我也很晕,我靠,我怎么觉得我总吃瘪呢?这“谈不过”是从何说起呢?

那么在这样一次次的说理之后,我和B就分开了吧。他不管后续事情,就剩下我,他也明白我也没有办法把这个东西继续下去的。

后来,我又多少想了些办法,我找了我原来在订房时的同事们,他们有专门做D国游的,也问了他们一下,看看我们是不是有机会,结果还是没摸到门路。后来我们的重心就不在这个上面了。

现在,这个APP还在Apple APP Store静静的活着呢,限免过,现在就一个收费版本了,价格也降下来了,每周还是有零星的下载,我挺满意的,至少能把IOS Developer ID的100美元门票赚回来我就满意了,现在要求不高了。

如果不算上我们投入的其他成本的话,比如我们个人智力投入,算下来整体这个项目投入的现金成本是四万人民币。

后来,肯定是有后来的,说不定未来哪一天这个APP又复活了,可能不是这种形式,但是我们的传奇肯定一直继续⋯⋯

To be continu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