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APP的前世今生(7)思考和抉择

到这里,我们听到了这么多旅游行业的秘辛了,现状是罄竹难书的。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同流不合污?同流是说我们要进入旅游行业,要顺应旅游行业的自有规律,毕竟这是一个已经存在了这么多年的市场,市场会这样运行肯定是有他内在的规律的。而不合污的意思是说我们应该绕过现有的潜规则,用我们自己控盘的方式来做自己的生意。

什么是控盘生意,就是我掌握资源,我掌握资金流向,我把持这个生意。在现有的商业模型里面大佬们对于团队游客的控制在于一架包机到港,他们都知道是谁是谁的客人,谁是谁家的,人头的归属他们已经划分好了。后面发生的事情就不用说了,我们都已经知道了。

为什么会这样?要我看,是因为国内的监管机构和旅行社不做为。他们并没有在当地提供良好服务的意识和主动意愿,而且当地的代表大都受了当地大佬们或者马仔们的好处,也许给你找两个东南亚女人服务你一下,再送你点美金就把你打发了,最后的结果是造成了游客们现在这样被对待。说起来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穷和贪便宜,但是在这里穷和贪便宜的人却是旅行社们在当地的代表们,他们的私下收入可能看起来挺好的,但是受损害的是整个中国的旅游行业和中国的游客。相当于我们旅游业者,抛弃了所有在当地的分润。

那么到了这里,我们要是在这个目的地信息提供的基础上,做控盘生意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在国内游客成团,然后要伸手控制到目的国内部的资源上去,我要去哪些景点,我要去哪个酒店等等,这个能不能成功?需要多少资源?是否当地的资源能配合得上?是不是有政策风险?还有会不会受黑白两道的影响,这些都要评估。而这些都是我和B两个人加一起都力有未逮的地方。

在国内第一个问题是经营出境游的资质问题,这个还可以找一个2级机构挂靠,也未必是不行的,就是有一定的成本。然后是否能忽悠到游客能成团其实是你自己的事情了。第二是目的国的信息的掌控问题,这个需要经营,而我们在国内,对D国的业务开展真的鞭长莫及,这个也真头痛。那么一年去两次D国是不是就可以了?还是去4次就可以了?还是在当地找一个合作伙伴来合作呢?如果我们有团的话,可能我们就要有资金来赌飞机和酒店,否则你有客人没你位置也不行。这个还是要投一定的资金的。

运营,运营,一切的头绪都很多。我筹划了很多,可惜这个事情是剃头挑子一头热,B同学根本不觉得这个有什么意义。他认为你这个根本就没有“2000块双飞三星N天游”有竞争力,在价格面前你根本没有竞争力。为什么国内只有这种2千块的,是因为别的都死了!大家只能玩这种。他甚至都没有试一下的意愿。

如果我们不做成团队游客的事情,我们只是卖信息的话,那么还是要有当地的资源来合作,我需要有当地随时变化的信息,比如雨季如同鬼城一样的海岛度假村,在圣诞新年卖800美元的豪华套房20美刀一天。这样的信息是随时变化的,那我们怎么能有这些信息呢?需要对当地有足够的了解才能沾上这种便宜,还是那个问题,我在北京我怎么知道这个便宜呢?

说了半天变革行业的大话,结果根本没有实际的资源来做成这个事情。所以说激动是要不得的,不解决问题:这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事情到这里的推进就出了严重的问题,到这个时候上线仅两个星期。

To be continued…

One thought on “一个APP的前世今生(7)思考和抉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