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App的前世今生(9)后记

我一直特别愿意听一个行业内部的人给我讲这个行业内部大家都是怎么做事情的,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做了什么的选择等,往往都比较正常,好玩,启迪智慧。但是旅游行业的现状是这么的令人痛心。我十分希望有识之士能够去革了他们的命。

现在在旅游行业里,尤其是以香港游,D国游这样的线路,还没有能提供真的有商业价值的旅游服务的机构。现在新兴的旅游机构如“国旅/携程/ZARA/国美/招行”他们的自由行产品在实际旅行中都是用户依靠那些靠谱或者不靠谱的所谓路书的网站帖子,号称自由行,其实是胡乱游,未能提供良好的旅游体验,都只是在做航空公司,酒店的代理来赚点差价,至少在服务上还有提高的余地。虽然有这样的大能旅游业者,要我看还是有空间可以做事情的。当然,如果要是玩机票酒店肯定比他们在资源议价能力上要差太多了。而做体验游,服务个体用户,这个就是一个手持个人媒体终端的优势所在了。

写这篇小文让我回想起二年前的那一段日子,很累心,因为合作总不那么愉快,总要想着如何推进。后来在限免之后我还给B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下载的成绩,他说:我也挺怀念那一段日子的⋯⋯

在篇小文里面大多都是行业观察,现状的陈述,和我想如何应对这种情况的一些浅浅的思考,说大白话的话,这些都是旅游行业的生意经,难得有这么多人关注。谢谢大家。

同时也很少有人愿意把这种经历无论是成功或者失败分享出来,我也希望在这里起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期待能看到其他的能够激动人心或者催人泪下的故事。

最后,这个事情给我教训是说了很多遍的:激动是不对的!

(完)

一个app的前世今生(8)决裂

说起来,我和B两个合作者来自不同的背景,自然从本身出发,推导出一些结论。他是做目的地信息服务媒体的,算是一个旅游行业内部的人,他对旅游行业有深入的观察和思考,他思考的结果是:应该跳出旅游媒体从业人员的惯常想法和手法,用新手段,新兴技术来运营他手上的目的地信息。而我是一个程序员出身的创业者,我因为我的订房背景,对旅游行业则充满了憧憬和幻想,觉得我们也可以进去攒事儿,和赚钱。

这个事情到这里的推进已经没有办法进行下去了。在2年后的今天来回头来看,当时B需要有一个APP媒体成功上线,他拿来说事儿,当这个APP上线后,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时他开始忙于见各色人马,投资人。我是觉得这个东西离见投资人远了去了,要再推进推进到10万用户,有用户愿意交钱了,虽然那个时候未必盈利,然后再看融资的事情。同时我和B在如何往前走的事情上的分歧几乎是不可融合的了。

这就要说一开始B同学提到的气场论了,说一定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手,才能对事情有所控制,在这个事情上B总是感觉这个事情不受他的控制而心有不甘。我个人一直认为,大家听道理,而不是谁气场强听谁的。最终B甚至有一次在电话里和我说:反正谈生意我谈不过你⋯⋯,我也很晕,我靠,我怎么觉得我总吃瘪呢?这“谈不过”是从何说起呢?

那么在这样一次次的说理之后,我和B就分开了吧。他不管后续事情,就剩下我,他也明白我也没有办法把这个东西继续下去的。

后来,我又多少想了些办法,我找了我原来在订房时的同事们,他们有专门做D国游的,也问了他们一下,看看我们是不是有机会,结果还是没摸到门路。后来我们的重心就不在这个上面了。

现在,这个APP还在Apple APP Store静静的活着呢,限免过,现在就一个收费版本了,价格也降下来了,每周还是有零星的下载,我挺满意的,至少能把IOS Developer ID的100美元门票赚回来我就满意了,现在要求不高了。

如果不算上我们投入的其他成本的话,比如我们个人智力投入,算下来整体这个项目投入的现金成本是四万人民币。

后来,肯定是有后来的,说不定未来哪一天这个APP又复活了,可能不是这种形式,但是我们的传奇肯定一直继续⋯⋯

To be continued…

一个APP的前世今生(7)思考和抉择

到这里,我们听到了这么多旅游行业的秘辛了,现状是罄竹难书的。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同流不合污?同流是说我们要进入旅游行业,要顺应旅游行业的自有规律,毕竟这是一个已经存在了这么多年的市场,市场会这样运行肯定是有他内在的规律的。而不合污的意思是说我们应该绕过现有的潜规则,用我们自己控盘的方式来做自己的生意。

什么是控盘生意,就是我掌握资源,我掌握资金流向,我把持这个生意。在现有的商业模型里面大佬们对于团队游客的控制在于一架包机到港,他们都知道是谁是谁的客人,谁是谁家的,人头的归属他们已经划分好了。后面发生的事情就不用说了,我们都已经知道了。

为什么会这样?要我看,是因为国内的监管机构和旅行社不做为。他们并没有在当地提供良好服务的意识和主动意愿,而且当地的代表大都受了当地大佬们或者马仔们的好处,也许给你找两个东南亚女人服务你一下,再送你点美金就把你打发了,最后的结果是造成了游客们现在这样被对待。说起来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穷和贪便宜,但是在这里穷和贪便宜的人却是旅行社们在当地的代表们,他们的私下收入可能看起来挺好的,但是受损害的是整个中国的旅游行业和中国的游客。相当于我们旅游业者,抛弃了所有在当地的分润。

那么到了这里,我们要是在这个目的地信息提供的基础上,做控盘生意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在国内游客成团,然后要伸手控制到目的国内部的资源上去,我要去哪些景点,我要去哪个酒店等等,这个能不能成功?需要多少资源?是否当地的资源能配合得上?是不是有政策风险?还有会不会受黑白两道的影响,这些都要评估。而这些都是我和B两个人加一起都力有未逮的地方。

在国内第一个问题是经营出境游的资质问题,这个还可以找一个2级机构挂靠,也未必是不行的,就是有一定的成本。然后是否能忽悠到游客能成团其实是你自己的事情了。第二是目的国的信息的掌控问题,这个需要经营,而我们在国内,对D国的业务开展真的鞭长莫及,这个也真头痛。那么一年去两次D国是不是就可以了?还是去4次就可以了?还是在当地找一个合作伙伴来合作呢?如果我们有团的话,可能我们就要有资金来赌飞机和酒店,否则你有客人没你位置也不行。这个还是要投一定的资金的。

运营,运营,一切的头绪都很多。我筹划了很多,可惜这个事情是剃头挑子一头热,B同学根本不觉得这个有什么意义。他认为你这个根本就没有“2000块双飞三星N天游”有竞争力,在价格面前你根本没有竞争力。为什么国内只有这种2千块的,是因为别的都死了!大家只能玩这种。他甚至都没有试一下的意愿。

如果我们不做成团队游客的事情,我们只是卖信息的话,那么还是要有当地的资源来合作,我需要有当地随时变化的信息,比如雨季如同鬼城一样的海岛度假村,在圣诞新年卖800美元的豪华套房20美刀一天。这样的信息是随时变化的,那我们怎么能有这些信息呢?需要对当地有足够的了解才能沾上这种便宜,还是那个问题,我在北京我怎么知道这个便宜呢?

说了半天变革行业的大话,结果根本没有实际的资源来做成这个事情。所以说激动是要不得的,不解决问题:这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事情到这里的推进就出了严重的问题,到这个时候上线仅两个星期。

To be continued…

一个app的前世今生(外1)两则新闻

收集了最近看的两个新闻,看看,用已知的旅游行业内的知识再来看看里面的门道:

1. 闾丘露薇女士的:《十五年的变与不变》

幾個月前去中環剪頭髮,已經幫襯那家店快十年了。坐在落地窗前,習慣性的望向窗外,就是覺得有點不太對勁。師傅感覺到我的疑惑,提醒我:“你沒有發現,那家健身中心不見了嗎?”我恍然大悟,窗外那些乘着午飯時間來健身的中環男女們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家銀行的服務中心。不過這是很奇怪的事情,因為銀行的鋪面,應該是在主街上,怎麼淪落到了這裡?師傅告訴我,現在,主街完全被金鋪佔據了,於是,銀行搬到了這裡。而這裡的小店,只能搬到更小的街道,或者變成樓上鋪,或者就乾脆結業。租金也因此而漲了很多。他都不知道,自己這家開了二十多年的店,還能夠堅持多久。
這樣的改變,都是因為自由行。時代廣場的電影院被LV取代了——對於自由行來說,多了一個方便購物的地方,但對於香港本地民眾來說,則少了一個休閑的去處。

里面对前殖民统治时期的向往咱先就不说了,只是从咱们旅游行业知识的角度来看的话,就知道了大佬们的疯狂。在香港游里面比其他地方牛的地方是人头是按天卖的,今天你明天她,各显神通的重复购物游。

2. 旅业报《出境游业务遭遇低毛利率、价格战难题》

其次,中国经营出境游的旅行社,绩效大大有待提高。2007年,全国793家出境游组团社的毛利润15.39亿元,人均仅155元。到2008年,这个数字稍微有所增长,人均达到185元;2009年达205元,2010年是180元。毛利润还不是纯收入,可见旅行社经营出境游的经济效益是很低的。

还有业者在微薄上就这个新闻吐槽曰:现在有18块就不错了~~~。那么这是为什么呢?旅游行业如果再这样下去,现在还能骗一点人,以后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