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APP的前世今生(5) 旅游产品和交互设计

旅游市场的这个现状是让人痛心的,这个行业各个链条上都是骗钱的,这样的行业肯定会出问题,那么是不是能有这样一种力量能改变呢?

我一直有这样的看法,一个行业一旦进入了比烂的境界,只靠这个行业自身没有办法来进行自净,只能靠一种力量掀翻了这里面的所有规则来进行行业革命,而这种力量从来都不是来自本身的动力,从来都是外部的力量。而旅游市场从现在来看已经进入了这种境界,那么这个市场是在召唤着我来对他进行革命了,这种情况下舍我其谁呢?一个人一旦进入了这种重任在肩的状态,感觉被选为行业的革命者,那个激动,就别提了!当然了,再次声明——激动是不对的。

针对这样的市场,我们设计的产品就是为自由行服务的一种产品,让游客自由,拿着手里的智能手机就可以开始体验之旅。

旅游类的产品,尤其是提供目的地信息的旅游产品有个特点,就是所有的提供的信息都是广告,而大家还无法拒绝这样的广告。针对吃住行游购娱六字真经介绍的每一个点都可以是广告。那么在这个基础上来考虑的商业模型就没有费什么力气,直接就是当年最热的概念——优惠卷Coupon。我们介绍商家,同时提供一个优惠券,这个优惠券是用应用内支付(IAP,In App Purchase)来销售的,用户可以凭手机上出现的优惠卷到D国的相应商家去消费,并享受一定的折扣。又由B在D国某个海岛上的商业伙伴提供的当地的资源,如酒店间夜,饭店的免费龙虾和折扣,还有马杀鸡等等旅游产品,我们就按照这些资源来卖优惠卷,这是我们最初定的业务模型。

在旅游资源里面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有限资源,一种是无限资源。比如客房,这个资源就是有限的,需要预定,而环岛游船,这个可以理解成无限的,一趟装不下,今天可以加一趟,就又可以多卖几百张票,在具体的优惠卷的处理上需要注意这个特点。

给用户介绍的具体的旅游项目是B出书的内容,里面介绍的多少种玩法,还有照片和给电视台准备的视频短片也转码放在APP里面。

信息的组织当然也要经过一番设计,其实我最满意的,觉得对游客最贴心的设计是以行程设计为中心的旅游体验。

我认为旅游的行程是最重要的,用户可以翻看我们提供的景点或者消费地点的介绍,顺手加入行程列表,然后我们设定时间事件,可以到了时间就来一个行程提醒,提醒用户可以赶赴下一个景点了,这是一个很贴心的设计。

可以让用户拿到我们的APP,不用再看别的东西了,直接选择就可以玩一个礼拜。给用户以自由的意思是用户以为他自己在选择,其实他在我们划定的范围里选择,就象google一样,你以为你在搜互联网,其实你只是在google的世界里而已。那么我们这个APP也是有可能做成控盘生意的,如果用户数目足够大的话。

软件本身分为2个版本,一个简单的版本免费,一个付费版本包括视频内容,包括视频内容的还收钱,当时定价5.99美元,还算是比较贵的软件的。

当时做设计的时候没多想,也没费力,就是简单的抄了一个APP的界面逻辑和分布,这是一个在纽约混的男模做的一个教男人们怎么提高穿衣品味的APP,很贵,14.99美元,我还是买了一个,用来参考。后来这个最贵APP每每成为Holly大牛笑话我的笑柄,现在我都不敢在我的设备上装这个APP,免得让他看见了又笑半天。

上线本身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中间经过了一次反复,我们做In App Purchase让Apple给拒绝了,还专程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说,我卖优惠卷的这个行为他们认为不符合他们的规范,他个人建议我可以用第三方付费平台来收钱,这样也可以免掉Apple的分润,这个待遇还真挺奇特的。

上线以后,不温不火,但是开发告了一个段落了,我也就整理心情,为下一步的操作想了很多,就去和B再次沟通,这次,沟通了一整天⋯⋯

To Be Continued…

一个APP的前世今生(4)自由行

做生意就要做能控盘的生意,要能利用人的欲望,全面控制。

这个旅游的生意也是这样。这个话不说远了,只说我们最熟悉的东南亚D国游,在这个生意里面是怎么做的是怎么控盘的,控盘到了什么程度的。

出国游在中国,尤其是团队或者个人旅游在中国都没多长时间,还是个比较新鲜的事情。在国外团队游是一个非常成熟的行业,一个旅行社规划一个线路,主体,然后吸引一些游客,然后大家按照一个时间出行,在目的地国家有一个地接社,这个在我国有要资质要求才能接国外的团,一般都是国中青的分社们。那我们中国人出国的团也基本上是这个套路,只是有了中国人的生意就会因为一个原因发生一些变异或者说诡异的情况发生。这个原因就是一个字:穷,两个字:贪便宜,那么我们旅游行业的人就会利用这个特点,这就是控盘生意里的人的本质欲望。

正常的生意是这样的,旅行社要按照主题,线路规划,把所有的要花的钱都计算好了,然后给一个整合报价,这样的一个7日双飞D国海岛游可能价值要在8000到10000人民币的样子,钱北京旅行社先收了,然后人过去,玩好了,最后按照帐期约定再和D国的地接社结帐,这是一个正常的流程。而添加了一个因素:穷和贪便宜之后,这个生意变成什么样子了呢?零团费!

零团费的这个玩法可能大家都听说过,而且已经被中国和其他的目的地国家打击了一轮又一轮了,有用吗?没有,现在大家玩的还是这个。大家还是能看到这种2000块双飞三星N天东南亚某国游什么的。那这2000块人民币是怎么赚钱的呢?国内的旅行社赚的钱是人头钱,一个游客的对于国内旅行社的价值是400块人民币(不知道当前的价格,听说是这样的,如果不对的话请包涵。),也就是说旅行社在算钱的时候,是2000块加上400块,去掉机票钱,这个就是国内旅行社的利润了,然后游客去了当地发生的所有事情其实都和国内的旅行社无关了,他们唯一的要求是,不要被游客投诉到旅游局,当然被投诉到旅游局他们也能摆平。

在当地呢?在当地这些旅客一下飞机,就已经被所谓的地接社批发掉了,批发给地陪导游,一个人头600人民币。你看到了,这个时候,前面的2个人利益参与者已经拿到了利润了,中国的旅行社和目的地的地接社。现在这些人头每个人净赔600块人民币,这个帐是挂在地陪身上的,他要负担你的六要素:“吃住行游购娱”,那么这些钱从哪里出?怎么出?

目前所有的以华人多的地方为主的旅游目的地基本上都是这个模式的。比如香港,总是爆出导游辱骂大陆游客,大陆游客怒殴导游之类的,这个生意模型下就是会导致这样的情况。所有的压力都在地陪上,他只能连蒙带骗的来让游客出钱把这个成本至少打平了,最好再有些利润,强制购物是肯定的了。

我前面说了,这个是个控盘生意,但是在上面说的生意模型里面,你想到了控盘的高手了吗?在D国游这个生意里面,其实坐庄控盘的高手是做购物的。大到什么程度,好几个最好地段的豪华商场,自有旅游大巴上千辆。每天一排排的大巴拉着中国人去他家的商场。在D国游这个生意里面,这几个控盘的人不关心中国人去哪里玩,生意的核心是把中国人拉来购物。所以他关心的是人头,进入了他的商场就好了。进入和他的商场就是他的菜了,他做黄金,做玉石,做旅游纪念品,这些是很大的生意了。

控盘的意思就是他的看不见的手不仅仅在D国能让你不得不把人拉到我的商场来,同时可以伸到国内来,让你不能不给他送人,这样才叫控盘生意。大佬最早在中国投资成立旅行社来往D国发人头,这个旅行社做得差不多大,甚至快开始和大佬叫板了,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大佬慷慨出资,让这个旅行社的副总自立门户,这样两个自己操盘的旅行社来给他发人。不能不佩服大佬的商业智慧,能把这样的生意变成控盘生意真的需要智慧。

在这个行业里面,大家都是这种玩法。而最气人的是,其他所有国家的人去这些目的地国家都不是这么玩的,只有中国人被这么玩。我很气愤,我们穷,贪便宜,但是也不是应该被这么玩的理由。我们完全可以用另外的一条路子绕过大佬们,旅游在传统的商旅,团队和散客这样的概念基础上,发展了一种新概念,就是所谓的自由行。自由行是一类貌似什么都是自主安排,其实样样都落入旅行社算中的一种旅行,哈哈,给你自由吧,然后你就自由了。其实你还在人家划定的圈子里。因为旅游必定只有那么些事情,那么些地点你必然要去的,这样就存在能控盘的可能。所谓样样落入算中⋯⋯

To Be Continued.

一个APP的前世和今生(3)什么是旅游

什么是旅游,在前面说过了:吃住行游购娱,一共可以总结出六个项目来。这是从旅游的行为来看。那么从旅游的组织来看,有组团和散客,我在订房公司的时候,我们的来自某五星酒店销售部的市场总监曾经说过,“目前在旅游市场上没有品牌,大家业内的人可能都知道“国中青”,但是国旅,中旅和中青旅实际上做的并不好,并没有真正的成为大家都知道并认可的旅游品牌,在游客无论是商旅,团队还是散客都不知道有什么旅游品牌”。这话说起来已经是十二年前的话了,放到现在也还是一样,国内依然没有一个真正在旅游上能叫响的品牌。这哥们当年是这样说的:我们的机会就在这里。

十年后的2010年底,我坐在那个咖啡馆里,一样想起了当年的这个话:我们的机会就在这里!

B同学在第一天的互相试探里,大概说了他想要实现的东西,他因为当时在做旅游目的地信息方面的书,所以觉得在App上也应该可以做,我一听这就是熟门熟路的了,就先按照移动媒体出版的外包项目的路子开始聊开了。他又说这个东西还可以加上目的地的旅游资源来做,让每一个持移动设备到达旅游目的地的游客能知道到哪里能便宜,同时目的地的商家又可以得到游客消费,我们也可以拿商家的返点,等等。这些概念参杂在一起,这就已经不是媒体出版的意思了,这个就是一个运营项目了。等谈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激动了。旅游是个很大很大的市场,在中国是一个年复合增长率过150%的市场。这个市场不进去捞一把实在太可惜了。而现在这个机会就在眼前了,是个很好的切入点。

按照周边这几个后发国家的经验,在一个国家拿到发达国家的入场券——奥运会主办权之后,国民出国游的人次会爆炸性的增长,在这种情况下做目的地信息服务应该是很有前景的事情的。如果现在再来一遍,我还是这么想。

谁得散客谁成功,或者说散客决定成败,这个话是当年还不算大的春秋旅行社的老总说的话,后来这个旅行社自己做了廉价航空,这是后话。而移动互联网的特点就是直接就是散客,直接为散客服务,直通散客,想到这里,在我心目中,离成功已经不远了,激动一下应该可以吧?

事实证明,激动是不对的。To Be Continued…

一个APP的前世和今生(2)谈谈

我去了他说的那个咖啡厅,现在已经不记得是B先到的,还是我先到的了。选了一个靠近楼梯间的小隔断在里面聊。B和我聊了一下他的简单经历,要点是他是官宦子弟,没读过什么书,出过国,因为一些机缘自己赚了点钱,从2000年开始陆续开始在各国流窜,算是个平民旅游达人。后来从做DM直投旅游杂志开始,然后开始做旅游书籍,然后开始涉足电视的内容制作。这是他的当时和我谈的简单经历,我到现在也相信他说的这些是真的。当然我也和他大概聊了一下我的经历,和现在的情况,没什么好隐瞒。

然后,开始说现在想要做什么,他说他看到这个iPhone,和APP市场的火热程度,觉得他也应该往这个方向努力一下。我因为原来做过一点点旅游的事情,所以对旅游市场也很感兴趣,大家就都聊了聊各自关于旅游市场的看法。第一轮当然是大家互相试探,江湖人称盘道,大家看看到底你是谁,道行怎么样,你能怎么样,你会怎么样,你的气场足不足,如此。

说起气场,B后来说过,气场很重要,意味着是不是能降伏别人云云。我从来没这么想过,为什么要降伏别人,不过身边的朋友们总是说我习惯性辱人,总说难听的?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气场太足了?嗯。这些是题外话了,就是爱跑题。

我记得着第一次的盘道之旅,晚上吃了个饭,见了两位卫视的兄弟,编导。也聊的挺好的。大家交流了一下旅游的事情,说了好多的旅游的内幕,他现在主要做的是东南亚某国的旅游信息方面的东西,对这个方向也最熟悉。也就和我聊了聊这个行业里的秘辛。正是这旅游业的现状促成了我决定来做这件事。

To Be Continued….

一个App的前世今生(1)缘起

在2000年左右的互联网浪潮里,我还年轻,至少比现在年轻。那个时候我也在互联网的核心地带工作,那就是2000年的嘉里中心。那个时候跳槽不用出嘉里中心了,直接北楼去南楼,或者南楼去北楼,甚至直接在南楼里面换一层就好了。

我是在嘉里办公的一个新兴订房公司里做码农了。那个时候携程也刚起步,还没拿到B轮呢。我在那个时候接触了北京的酒店业精英们,订房在现在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在当时却是很大的商业创新。订房业是旅游市场的一部分,旅游是什么,业内有个六字真经:吃住行游购娱,每一样做好了都够一百个上市公司的,是特别大的产业。2000年,携程大跃进的时候,E龙转型订房的那一年。这就是初窥旅游市场,当年的公司的客户多数是大小旅行社。以上是我的旅游业的经历,是订房,学习了什么是间夜,什么是夜审,基本是在订房业里的技术人员了。2000年底我离开了这个公司,离开了嘉里中心,离开了北京⋯⋯

我来到了上海,成为了Pinxue的同事,在Holly大牛的领导下工作。这是另外的故事了,这10年的经历就不说了。

2009年10月的一天,我接了一个电话,是一个哥们略有口吃,他叫B(代号,名字就隐去了),说在网络上看到我的联系方式,打个电话来问问是否可以合作.说他是旅游出版社的,还是电视节目主持人,现在想做一个App,问问是不是可以合作。那个是时候我们对于合作的态度从来都是来者不拒,反正先谈谈,说做不做都还早,反倒现在的态度很明确,一概回答没时间,这也是实话。我说可以阿,那就约个地方见见吧,至少听听人家想做什么,怎么做也挺好的。

约好了见面的地方是在国展附近的一个咖啡厅,咖啡厅是我说的,哪个咖啡厅是B选的,离他近。那第一次见面是怎么样的呢?To Be Continued….

(Holly来mail催了,就先把存稿发了,就这么多,再催也没有了。

Update gas-preproccessor again

This update fixed issue of .if macro inside .rept or .irp through introducing 3rd pass to delay the if macro processing after others.

https://github.com/hollylee/gas-preprocessor

用 Instruments 来分析 iPhone 应用程序

注意哦, 这里说的不是你自己的应用, 那个太简单容易了, 没什么挑战, 不值得在这里写一篇 blog.

目标: 用 Instruments 来 profiling 第三方的应用, 没有源码的, 只有 binary 的.

Apple 在系统中对 Instruments 运行有一个限制: 在碰到使用 distributed certificate 做 codesign 的 app, 不予运行, 直接 kill 9.

所以, 我们需要有一个可用的 developer certificate. 然后就很简单了.

codesign -fs "iPhone Developer: Holly Lee" --resource-ruls ResourceRules.plist --entitlements Entitlements.xml AppBinary

好了之后放入 iPhone 里覆盖原来的 binary, 然后运行 Instruments 选择该 app 就行了.

当然, 默认的前提是: iPhone 需要 jailbroken 先.